Wednesday, October 06, 2004

等待

  我在的城市很流行“情感倾诉”,每天翻开报纸就能够看到很多人的心情故事。今天的故事是关于“等待”的:女人为了男人一句:”我在等你长大。”期待了5年,可是婚后两年的今天,女人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在家等待男人回来。“难道等待在有情人之间有时间的界限,它会变质吗?”这是女人自己的疑问,也是对所有阅读故事人提出的疑问。   
"等待"---其实是个很美好的词,甘于等待是不是就意味着一种痴心,一种不后悔呢?毕竟等待的过程需要的不仅仅是短时间的勇气和一瞬即逝的热情啊。我相信每个人,只要是能够说:我等你。他就已经用了真情了。但是任何事情都有尽头的,或者更确切的说,任何事情都会有一个结果作为一个里程碑。路的尽头不是墙壁就是以拐弯作为回答,生命的尽头不是停止呼吸就是以记忆作为另一种存在的方式,就算是循环的往复也有不断形成的历史作为纪念。更何况是---一句:“等待”的承诺?
  问题就是人们习惯把感情融入到本来或许简单,或许单纯的事物中去。尤其是女人,她们的心一旦被什么虏获就会变得义无返顾的执着起来,有本书这样形容:“女人们在很多时候会绝望,然后会歇斯底里的说:我不会放过你的!我不会让你也好过!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!”如果真的这样,不免让人颇为忧心了,因为绝望的后面就是一种心灵的无望。给女人带来无望的,不仅仅是另人可恨的男人,还有女人自己,只是她们没有意识到而以。  
 等待一个人就像等待一条在流动的河,除非时间倒流,不然这一秒和下一苗就有本质的区别了。这个道理其实人人都懂,那么为什么会去怀疑更或者去追究它的界限呢?
  用无谓的心理去束缚自己,从而变成幻想甚至是追寻的目的地.这就不是痴情了,而是对自己的残忍了.
  万事有尽头,自然最好.

3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Where did you find it? Interesting read » » »

Anonymous said...

What a great site » » »

Anonymous said...

Excellent, love it! film editing schools